我想为她放弃一身骄傲,只要她愿意为我一笑

雯妹妹呀雯妹妹呀 美文欣赏 2018-10-19 24654 0

执笔|花澜清


图源网侵删歉


百合文慎进入


我想为她放弃一身骄傲,只要她愿意为我一笑 我想为她放弃一身骄傲,只要她愿意为我一笑 美文欣赏 第1张


【一】


  “咚咚咚——”


  沉寂的夜,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这里的安静,楼道中灯光昏暗,浓浓的妆容覆盖在花澜清脸上,掩盖不住眉目间的憔悴。


  门,终于被打开了。花澜清看着比自己高一截的女生笑了笑,只听她蹙眉迎道:“你怎么那么晚才回来?”


  说罢,让花澜清进屋,顺便倒了杯水,她也毫不客气得一口气喝完,才回答:“有客人要应付。”


  “……下次别那么晚。”她沉默了一会,眸目深幽看着花澜清,“还要一杯么?”


  “不用了,”花澜清笑了笑,放下手中的杯子,舒服得靠着沙发闭上双眸,“不介意我在这里住一晚吧?”


  “要是建议就不会让你进来了。”那人淡淡反驳。


  听着,花澜清也不恼,唇角还勾起一抹愉悦的淡笑,过了一会微微睁眼,瞧见那人在厨房忙碌着,她心中某块柔软被什么触碰了一下,甜蜜至极。


  “染,明天你上学去跟老师帮我请个假。”花澜清说着,眼眸沉了沉,又再次合上。


  顾染尘转头皱眉,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转头看着那张疲惫地脸,为什么三个字哽咽在喉咙问不出口。


  “明天酒吧有活动……工资挺高的……”仿佛知道顾染尘在想什么,花澜清声音沙哑地说。


  顾染尘听着,眸底划过一抹心疼。


  当顾染尘把端上去时,就见花澜清睡着了,娴静的睡颜让她不忍打扰。


  梦中不知道她看见了什么,眉头微微蹙了起来,顾染尘刚刚好拿被单给她改上,见此,修长的手指抚平眉头,温柔一笑:“晚安。”


   惊醒——


  花澜清看着黑漆漆的大厅,月光从窗户照入,借着月光的亮度朦朦胧胧可以看见顾染尘坐在旁边,安安静静趴在那儿,很显然也睡着了。


  花澜清掀开身上的被单,微微靠近顾染尘,那精致的脸仿佛是被上天精心雕琢,是不是离太近,那平稳的呼吸打到了她脸上,她不由红了脸颊。


  花澜清走到阳台,从口袋取出一包烟,拿出一根点燃,一点红光在黑暗中显得各位刺眼,她吸了口烟,那烟气呛鼻缭绕舌尖,她呼出了一口白烟。


  恰巧一阵风吹过,吹散了那浓浓的烟,也吹乱了她的头发,她靠着栏杆站着,看着安静的街道沉默。


  刚刚她做了一个梦,梦见父亲又在追着打母亲,她眼睁睁看着母亲跳楼……


  如果……她还是以前那个她……那多好啊……她思绪飘得有些远,如果不是父亲嗜酒成性,嗜赌如命,或许母亲就不会离开,那个父亲不会为了逃避重债逃跑而出车祸,那些债务就不会落在她头上……她也不用去夜店当小姐……


  虽然至少平时陪个酒,上去唱个歌,但怎么说都是夜店小姐,终究是她人生中的一个污点。


  熟悉的手机铃声打断了花澜清的思绪,她掏出手机,老板两个字在上面闪烁,手指本来想按下挂断,但是准备按下去时她愣了愣,最后还是一划接通了电话。


  “明天我有事,夜店的活动取消了,你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


 手机里传来老板娘冷漠的声音,她轻轻应了声便挂断了。取消了么?她无所谓地笑了笑,将手上的烟捏灭,往角落的垃圾桶一扔,便转身回了房间。


  她将那被单给顾染尘盖上,才注意到桌子上有碗面条,还是有点温的。


   她把面吃完,顺手去厨房洗了个碗,才回到原来的位置沉沉睡去。


我想为她放弃一身骄傲,只要她愿意为我一笑 我想为她放弃一身骄傲,只要她愿意为我一笑 美文欣赏 第2张


【二】


  早上一抹光照入,顾染尘醒来伸了个懒腰,怎么睡个沙发那么累。她嫌弃地看了一眼沙发,才发现被单在自己身上,看着还在熟睡的花澜清,无奈摇摇头。


  顾染尘本想将被单盖回去,却没想到手指不小心碰到花澜清,花澜清朦朦胧胧地睁开眼。


  “早。”花澜清笑了。


  “嗯,你再睡会吧,我去煮早餐。”顾染尘帮她盖好被子,转身走去厨房时说,声音也带着几丝笑意。


  “不了,等会一起去学校吧。”花澜清坐起来,将被子叠好,听见顾染尘喜悦应了声好啊,心底柔软一片。


  花澜清看了一眼在厨房忙碌的人,顿时有一种时光静好的感觉,阳光照在顾染尘侧脸,显得格外好看。


  如果可以一直这样下去多好……她贪婪地想,可是她们都会结婚生子,到时候也都会有自己的生活,想着,眸目沉了沉。


  “我去收拾一下书包。”花澜清冲厨房里的人喊了声,就拿钥匙走出门,她的家就在顾染尘对面,不过昨晚是一个人太孤单,太寒了冷才跑来这边。


  走进自己的家,很整齐的摆设映入眼帘,让她有种恍然自己还是在小时候父母和谐家庭和睦的感觉,不过这家……早就失去家的味道了。


  心中猛地一抽,她捂着心口苦笑,以为已经麻木了,没想到还是那么疼。


  花澜慢腾腾地收拾好书包,无意瞥见书桌上她和顾染尘在初中的合照,两个人都笑得似涨开的花,格外灿烂。


  修长的指尖抚摸着这照片,她想这种开心的时光,她应当好好珍惜才对。


  要走到时候,她再扫了一眼熟悉的房间,最后毫不留情地关上门。


——————


  “呀,水水你终于来上课了?”温荼坐在旁边看见花澜清放下书包,惊讶道。


  “很奇怪?”花澜清挑眉,笑意盈盈看着温荼。


  “不奇怪。”温荼笑嘻嘻接下话,她靠近花澜清耳朵小声地说,“我跟你说,我打算今天表白……”


  花澜清吃惊望着她一脸幸福,不由失笑,却没有注意到不远处顾染尘看了她们好一会,沉默别开脸。


  下课的零食释放了关押在教室的同学们,叽叽喳喳的声音回荡教室真是热闹。顾染尘被老师叫到办公室去帮忙了,花澜清独自坐在座位上复习之前落下的一些功课。


  或许她不能像顾染尘那样厉害,占据第一名久久不摔,但是她还是有本事占据前十的一个位置,她想要与顾染尘并肩的资格。


  “花澜清同学。”一个男生不知道何时站在她面前,礼貌地喊了声。


  “嗯?”花澜清抬起头看着他,单调地应了声,眸目里带着不易察觉的疏远。


  “可不可以帮忙把这封情书交给顾染尘。”


  花澜清吃惊望着他,这个人的脸,眉清目秀,眉宇间也带着几分阳光,笑吟吟地将信递给。


  她沉默接过信,那人道了一句谢谢离开了。


  “他跟你表白?”顾染尘恰好回来,疑惑望着花澜清。


   花澜清手慌脚乱地将手中的信往身后收,尬尴笑着:“没有啊。”


   顾染尘质疑地看着她,满脸不相信,花澜清尬尴地别过脸。好一会,顾染尘垂眸离开了,她才拿出信拆开。


  秀丽而深情的文字印入眼帘,花澜清撇撇嘴,将信揉成一团往垃圾桶扔。


我想为她放弃一身骄傲,只要她愿意为我一笑 我想为她放弃一身骄傲,只要她愿意为我一笑 美文欣赏 第3张


【三】


  放学了,表白失败的温荼垂头丧气地趴在桌子上,跟阉了的茄子似的,有气无力。


  花澜清好笑地看着她,突然间她望着窗外的余辉,眸目闪烁着异样的光芒,问:“凉茶 是不是喜欢就得去表白?”


  温荼一愣,然后惊跳起来,望着眼前淡然的人:“你有喜欢的人?!”


  花澜清笑着沉默,没有否认。


  温荼用怪异的眼光打量了眼前人一会,才接受现实,回复往时的平静。


  “不努力过,怎么知道自己不可以?而且……我不想后悔。”


  不知道她这话是对她自己说的还是说给花澜清听的,她就垂眸低沉地道,花澜清望去却看不到她的思绪。


  “懒清,一起走呗。”顾染尘笑着在门外喊。


  “好。”花澜清提起书包就走,对温荼抛下两个字,“再见。”


  花澜清和顾染尘并肩而行,夕阳的余辉撒落在她们脸上,显得各外好看。


  花澜清突然加快脚步走到顾染尘面前,顾染尘吃惊望着她,不知是不是夕阳太火,照得她的脸都染上了一抹红。


  “染染,我喜欢你,不是朋友间的喜欢,而是……”她咬牙,再也说不出口,顾染尘显然被她的一系列话给吓懵了,愣愣地站在那儿。


  良久,两人都没有再说话,花澜清垂头道:“我去上班了。”


  独留顾染尘一人独立在黄昏中,她眸目复杂看着花澜清步子匆忙的背影,直到背影消失她都没有移开目光。


  花澜清跑到夜店,捂着自己火辣的脸苦笑着,被讨厌了么?毕竟她是个同性恋……


  如果以后她不理自己来怎么办……如果……


  太多的如果缠绕心头,扰乱了她的心,一晚上她都心神不宁,被老板说了好几次。


  夜深了,她回到家,才看见温荼来的信息。


  “出事了,你去学校论坛的看看。”一段急切的语音入耳,她蹙眉着点入学校论坛,一个帖子映入眼帘。


  夜店的艳女。配图是花澜清穿着超短裙子在舞台上唱歌……


  她脑子像是被炸弹炸开似的,手指颤抖不止往下划,看着不堪入目的骂声,手机直接摔落在地,清脆的响声在安静的房间里显得各位刺耳。


  蹲在着蜷缩起来,把头埋在膝盖里,呜呜地哭着。


  怎么会这样……


【未完待续】
我想为她放弃一身骄傲,只要她愿意为我一笑 我想为她放弃一身骄傲,只要她愿意为我一笑 美文欣赏 第4张

【五】
  花澜清从行政办公室走出,徐徐清风拂面,却让她感觉有点冷。
  “凉茶,我走了啊。”花澜清笑笑对温荼摆摆手。
  温荼眼底是难以掩饰的不舍,蹙眉不解:“为什么一定要走呢?”
  花澜清笑了笑不语,转身离开,她单薄的背影仿佛一阵风就可以刮跑,可是她却抗下了许多不属于她的责任。
  “常联系啊。”她冲那背影大喊一声,就只听见花澜清大声回答。
  “好。”那声音回荡温荼在耳畔好久……
  花澜清走着人来人往的大街上,看着匆匆忙忙的路人,她们脸上都洋溢着甜蜜的笑,她心底却是一片堵塞。
  为什么要退学?那个问题再次回荡在脑海里。
  满身的债务压得让她难以喘气,学习的压力也比山重,现在又那么一大堆流言蜚语在校园里,她真的受够了……她早就想退学,好好还债,然后再重新找个工作安安稳稳过日子。
  花澜清慢腾腾地走回了家,她看了看时间……染染她应该在吃饭了吧……她想着,苦笑着拿出钥匙准备开门。
  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她下意识想往身后一看,一只修长的手将她转身,未等她反应过来就摁到墙上,身体与墙碰撞发出了闷响。
  一疼痛蔓延,花澜清不由蹙眉,她也看清了眼前人的脸,或许是离得太近,呼吸拂面,那五官清晰至极,睫毛都看得清楚,她看见对方眸目里闪烁着怒火。
  “你为什么要退学。”顾染尘咬牙问。
  “你有资格管我么?”花澜清仰脸看着比自己高一截的人,冷笑回答。
  顾染尘一愣……她有资格么?
  花澜清趁她发愣时,用尽全身力气推开她,赶紧打开门关上,关门声回荡在小小的楼道中,顾染尘傻了似的,喃喃着:“有资格么?”



最后顾染尘一步一步慢慢离开,像似丢了魂的肉躯,动作僵硬无比,里面的花澜清听见脚步声远离,才叹了口气不再呆在门旁。
  夜很静,酒吧里一片火热。
  “阿清,你手机一直在响。”
  老板娘叫花澜清,花澜清放下手中的活跑来,见屏幕上闪烁着凉茶两个字。
  她不由蹙眉,什么事情打了那么多个电话。
  手指刚刚划过接通,温荼气急败坏的声音如同一个炸弹炸入脑袋。
  “水水!染染她打死人了!现在在学校旁边的警察局!”
  花澜清顿时脑袋一片空白,拿着手机的指尖因太用力而泛白,她冲老板娘喊了声。
  “老板娘我有事。”
  说罢,便匆匆忙忙跑着,还不忘问。
  “染染她怎么可能打人呢?是怎么回事?”
  温荼沉默了一会,低沉道。
  “她打的……是那放你照片上校园论坛的人……”
  原本跑着的脚突然僵在了原地,拿着手机的手指颤抖着,花澜清只觉得喉咙处火辣辣的,仿佛被什么灼烧般疼,她想开口说话,声音都化作泪水流出。



【尾声】
  八年转瞬间就过了。
  花澜清用三年还完了所有债务,然后还是继续在夜店做工,她想挣多点钱,等顾染尘出来了她就辞职。
  温荼当上了总监,她开始一点点去忘记她口中的他,可是有些人总是可以再不经意间浮现眼前。
  其实真正的忘记,从不需努力。
  “她下午就出来了。”花澜清算准了时间,眉眼间是难得的笑意。
  “我就不去接待她了,去可不想当个电灯泡。”温荼抿了口酒,笑吟吟开玩笑道。
  花澜清也不恼,毕竟顾染尘刚刚从来,她们还没有过二人世界,自然也不想被打扰。
  “我觉得那个人很不错诶,你就不能接受他么?或者说你从来没有忘记那个他。”花澜清转移了话题,眸子有些深邃望着眼前人。
  温荼笑了笑,“什么他呀?那个小子是不错,可是我还是没有什么感觉,或者说我害怕了……”
  没有说下去的话,她们都懂。
  花澜清看了看时间,跟温荼告别就走了。
————————
  顾染尘走出监狱,突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像是鸟儿重新获得了自由,整个人都轻快了许多。
  她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感叹道,自由真好。
  突然顾染尘看见远处一抹身影站在那儿,长长墨发披在身后,眸目间带着几分岁月的温柔。
  顾染尘笑着走过去,两人对望而笑,谁都没有说话,不知是谁先握住的手,十指相扣。
  两人慢慢地走着,夕阳的余辉将她们都背影拉得很长,那握住的手仿佛永远不会松开。
  对,她们再也不会松开彼此的手了。
  【完】



番外·小日常
  清晨的一抹光照入房间,花澜清朦朦胧胧睁开了双眼,发现身边是空着的,连一点余温都没有。
  她不由蹙眉,这顾染尘起来那么早干什么呢?
  “你醒了?”顾染尘推门而入,笑吟吟看着在刷牙的花澜清。
  她从镜子中看见顾染尘笑得如沐春风,心底一片古怪,这人今天怎么了。
  她赶紧漱口,弄好一切后想走出去,却被顾染尘拉住了。
  “干什么呢?”花澜清不悦看着眼前人,大清早献殷勤,非奸即盗。
  “今天是我们相识二十年纪念日。”顾染尘笑意盈盈地从口袋拿出一块巧克力,打开作势要喂花澜清。
  听着,花澜清恍然,看见巧克力时眉目间也染上几分笑意,她张开嘴等着巧克力。
  谁知她往自己嘴里扔去,咀嚼着还勾起一抹迷人的笑。
  “你你你……”花澜清气恼得说不出一句话。
  “唔……”顾染尘的唇毫无预兆地覆盖上花澜清的嘴,手也楼住花澜清的腰,唇齿缠绕间巧克力味蔓延在两人嘴里,花澜清睁大了眼看着离自己很近的睫毛,愣是没有反应过来。
  “好吃么?”顾染尘退出来笑着。
  “讨厌鬼。”花澜清涨红了脸,半天才吐出三个字,气鼓鼓地转身离开。
  顾染尘看着她害羞的背影,眼底的笑意更深了,真可爱
  花澜清走到广阔的厨房,洗菜时那眼前浮现起刚刚那一幕,她甩了甩头,告诉自己不要想了。
  “姐姐,什么时候才可以吃饭呐?”一个小孩跑来,抱着一个娃娃,水灵灵的眼睛盯着花澜清。
  门外,还有好几个小孩在看着。
  “好啦,马上成啦,妍一乖哦,去跟他们再玩会吧。”花澜清看着那张白嫩的脸,笑着道。
  “染染姐姐呢?”一个小男孩不开心得嘟囔着。



“念一,我在这里,我陪你们去玩吧。”顾染尘这时才从房间里走出来,揉了揉那男孩的头。
  “好诶!”孩子们都高兴得差点跳起来。
  花澜清对上顾染尘那双笑意满满的双眸,脸红着别开眼睛,继续煮饭。
  煮饭间,无意传来孩子们和顾染尘欢快的笑声,她回头看了一眼那一张张美好的笑脸。
  真好。她想着。
  那孩子是她们收养的孤儿,毕竟她们都是打小就没父母疼爱的人,知道其中的痛苦。
  她们的经济虽然不多,但是撑起这个家足矣。
  余生的日子里,多了几分欢声笑语。顾染尘和花澜清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待她们,她们在乎的只有彼此。

上一篇:浅时未尽白头老/以慈

下一篇:2018年万圣节公开招募商铺摊位【西樵山国艺影视城】

版权声明

万水千山总是情,点波广告行不行!!!(~ ̄▽ ̄)~
本站搜罗佛山本土各种奇闻趣事、民生草根、美食资讯、旅游攻略的、风趣幽默之余不失风度!

喜欢0发布评论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 昵称(必填)
  • 邮箱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