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短篇】越·约 晏晏立于时光里

一条固执的鱼一条固执的鱼 美文欣赏 2018-10-28 29298 0
这里卿尘,赶来放文啦。那么话不多说,分割线走起~


————————————————————————


「他看见那人安然无虞晏晏立于时光里。」


一个罗盘,五十二层,单层多达三百八十四个格子。


哑舍的内间昏暗无光,借一颗恰好能盈握于掌的夜明珠才得以剪破一缕黑暗。


一双白皙修长的手擎着这淡弱的唯一光源。老板的目光驻足在洛书九星罗盘上,夜明珠的光亮聚在赤红的瞳眸凝滞不动。他身披一件略有年头的翠绿深衣,曳地的衣摆处隐隐露出赤龙的一剪尾影,长发若有若无地垂落眼前,遮挡了些许迟疑不决的目光。


他不是在研究罗盘上纷繁复杂的格层,而是在做一个决定,一个可能改变历史和现在、乃至未来的决定。


半晌,老板终于下定了决心,探出了手指。


指针被无比精确地摆弄到一个位置,仿若练习了无数遍已无需犹豫。异世的白光大盛,裹挟着谁飞越时间,穿梭流年。


身形渐灭,光束骤然黯淡、收缩、湮灭。


哑舍内间依旧昏暗,躺在地上的夜明珠静静地散发光亮,一如逝去的千百年岁月。


……


老板在茂密的草丛中睁开了眼睛。阴云密布的天空光线暗淡,他环顾四周,还以为选错了登陆地点。但当他探身扒拉开密匝匝的长草往外望时,久违而有些陌生的风吹动额前碎发,仿若吹开旧忆之窗,褪色发黄的记忆突然一股脑涌来,一帧帧闪烁,一点点明晰,精确了每一个细节,又与前之景完全重合。


冷冽含混野性的边塞天风,蓬乱而枯黄的上郡荒草,错落有致的驻军营帐……老板的目光定格在其中一座营帐上,闪出怀念留恋的光。


他拢了拢长袍,伸手按了按锁骨中间的位置,薄薄的衣领勾勒出一个吊坠的轮廓。老板定了定神,缓缓地走向那个“自己”才离开几日的营帐。


营帐外的气氛安静得有些诡异,老板远远就认出门外驻守的军士并不是王离的亲信,而是朝廷的人。心中掠过强烈的不安,他来不及多想,顾不得门前侍卫阻拦,闪身就进了营帐。


一切都与他人的诉说别无二致,小黄门操着尖细的嗓子拿腔作调,扶苏跪伏在地上受旨,只差……


老板光影沉沉的眸中突然划过一道凌厉的银光,随着短促的破空之声,他只来得及以血肉之躯挡下来自扶苏身后的那一剑。


长剑抽离肉体,带出一串殷红的血花,落地一声清响。老板呛出一口血,心口没有什么痛觉,身体却不由自主地跪下了。


营帐内外一片混乱,里面的因为这一场意料之外的异变而慌乱,外面的不知里边的异响而拼命往里挤。老板顾不得王离是否能稳住局面,陌生的脱力感使他起不了身。他后知后觉,虽然自己不会疼痛,伤口也在不久后会自行愈合,但失血过多却还是会像凡人一样昏迷晕眩,他从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觉得自己像一个凡夫俗子。面前明灭过扶苏惊骇的脸,胸前的玉璇玑滚烫得灼人,几乎热得让他有些受不住,老板却仍然感到意识逐渐抽离,慢慢沉入万劫不复的无边黑暗。彻底昏迷之前,他心中突然浮现出一个与此情此景完全不符的念头。


纵使他已然成为一个不死不灭的怪物,但心窝流出的血,却仍是红的。


他唇边挂着刺目的血迹,轻笑出声。瘫软在地之前,一双温热的手颤抖却稳稳地搂紧了他。


……


“毕之!毕之!!”


老板在如隔经年的呼唤里醒转,在看到扶苏全身是血的时候猛然一惊,后知后觉那应该是自己的。明知自己身负重伤却没有任何痛觉的感受至关诡异,老板微微低了低头,剑刺在心脏偏右的位置,鲜血像关不上的闸门一样不断泵出,染得两个人身上全是触目惊心的血迹。


他定定地望着扶苏,他的大公子,他的殿下。他看起来是那样的年轻,健康,毫发无伤,安然无恙,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他的眉间紧紧揪成一团,脸色煞白唇无血色,脸颊上蹭到的血迹成了苍白面颊最浓烈的色彩。


“毕之,你醒过来就好……没事的,没事的,你再坚持一会儿,军医已在赶来的路上了……你怎么这么傻……”


老板这才发现营帐内只有扶苏和自己两人。


扶苏心如刀绞,喃喃自语着也不知在安慰谁,冷汗在前额凝了一片。老板本想安慰一句“无妨”,话到嘴边又默默咽下了。现在他在旁人眼里说白了就是胸口被捅了个对穿。无事?连他自己说出来都觉得矫情。


老板最终只是伸出了手,像从前扶苏无数次做过的那样,轻轻捋平对方眉间皱褶。


他听到自己说:“殿下,你愿不愿意和我去见百年后的世界?”


他实在太累了,勉强睁开的眼睛瞥见扶苏脸上现出震惊的神色。他虚弱而浅浅地微笑着,从怀中掏出鲜血浸染的洛书九星罗盘,在扶苏不解的目光中,轻轻拉过他的手。


扶苏虽然茫然,却信任地没有挣开。


两只手紧紧相握,罗盘白光大盛。


……


现世。


“我抓住她了。我紧紧握住她的手了。”


“可是没用。一点儿用都没有。”


“罗盘带不走她。”


“我眼睁睁地伸手去够她,却触碰不到。”


“她看着我消失,脸上还挂着微笑。”


“我无能为力。我改变不了历史。”


陆子冈颓然瘫在椅子里,眼眶赤红,手掌攥拳至颤抖,指甲深深刺进肉里。


红泥小炭炉氤氲着雾气,老板续了一杯茶。


“老板,我是不是很没用?连想保护的人都保护不了。”


“茶。”老板点头示意,阻止陆子冈继续折磨自己。他凝望着静静躺在桌上的洛书九星罗盘,仿佛能从上面看出经年的血渍来。


“痴儿,若是洛书九星罗盘如此好用的话,那我为何不用?”


我用了,而且不止一次。


“我自从得到洛书九星罗盘后,便不断穿越回扶苏死前的那段时间。可是不管我用罗盘重返历史多少次,就算救活了扶苏,很快他也会因为其他事情而死去。这是完全无法改变的,是已经发生过的历史。”


我不甘心,我不屈服。


“我总以为是自己做得还不够,总觉得自己下一次会做得更好。”


我一次次尝试,一次次绝望。


“可是看着他一次次因为各种原因在自己面前死去,就像是一个永远都无法醒过来的噩梦。”


我曾不信天命,无数次遍体鳞伤后却只得俯首称臣。我曾不信历史,无数次肝肠寸断后却只得就此罢休。


“最终我只能无奈地屈服,把洛书九星罗盘封存起来,再不动用。”


“其实……若你相信因缘,若你相信轮回,若你相信天道有常,就该领悟到,时间是公平的,岁月不会向任何一个人偏袒。你所受过的伤,你所得到的痛苦,你所失去的一切一切,最终会以一种全新的、甚至是截然不同的方式送还到你面前。人生一世,草木一秋。草木春风吹又生,人生因果轮回归。我们太过渺小,普通人一生的时间跨度又太微不足道,所以等待的这段时日就显得无比漫长廖远。其实,若你坚信你们有约,又何必在意流年无常呢。”


“也许山海都忘了,但有约之人记得,他们会再见面。这是他们的承诺,是他们的坚持,是他们的信仰。”


老板下意识摩挲着锁骨间的玉璇玑,意识游离窗外。虽是暮秋,枝头却不乏苍绿。他的目光好像穿透了一片落叶纷飞,望进更深更远的苍茫岁月。


“总有一天的,我坚信。”


End.


*结尾处老板部分话语来自哑舍肆·涅罗盘,其余皆为原创。


————————————————————————


感觉最近同人文越写越长的趋势……


这篇文的思路还是很清晰的,灵感来源于老板对陆子冈说过他曾无数次穿越历史试图救下扶苏,最终均告失败。此文就是老板第一次使用洛书九星罗盘穿越秦朝。因为色姐没有说明老板是什么时候得到洛书九星罗盘的,所以我私设这个时间线远在民国前,那么老板就没有剃短发,冒充当时的甘罗的长发也就是自己本身的啦。


喜欢记得留赞(´。• ᵕ •。`) ♡


【原创短篇】越·约 晏晏立于时光里 【原创短篇】越·约 晏晏立于时光里 美文欣赏 第1张
【原创短篇】越·约 晏晏立于时光里 【原创短篇】越·约 晏晏立于时光里 美文欣赏 第2张
【原创短篇】越·约 晏晏立于时光里 【原创短篇】越·约 晏晏立于时光里 美文欣赏 第3张


上一篇:顺德有间侦探事务所,凡去求助的人都会灵异消失?

下一篇:顺德龙江风情画

版权声明

万水千山总是情,点波广告行不行!!!(~ ̄▽ ̄)~
本站搜罗佛山本土各种奇闻趣事、民生草根、美食资讯、旅游攻略的、风趣幽默之余不失风度!

喜欢0发布评论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 昵称(必填)
  • 邮箱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