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里胭脂冷,眼前人不是心上人

李小猫李小猫 古风文化 2018-11-05 27589 0

夜里胭脂冷,眼前人不是心上人 夜里胭脂冷,眼前人不是心上人 古风文化 第1张

眼前人不是心上人

心上人是梦中人


夜里胭脂冷,眼前人不是心上人 夜里胭脂冷,眼前人不是心上人 古风文化 第2张


一梦风月多情,缱绻自斩尽。

醉生虚度几多,是那年半樽薄茶执杯独酌的我。

以及 剑指看客心的你。

转侧回眸罢顾,道貌岸然忽。

玉钩泠泠且听,是那年帘影池中破水而出的你。

以及 看客心的我自己。


彼时

我在红尘里,愿得一人心。

怕来者不是你。

魇醒

愿得一人心, 我竟是在梦里。


记·沈月白


夜里胭脂冷,眼前人不是心上人 夜里胭脂冷,眼前人不是心上人 古风文化 第3张



夜里胭脂冷,眼前人不是心上人 夜里胭脂冷,眼前人不是心上人 古风文化 第4张

第二十五章 宿命

夜里胭脂冷,眼前人不是心上人 夜里胭脂冷,眼前人不是心上人 古风文化 第5张




玄真寺的一处禅院,一名须发皆白年过古稀的僧人盘膝坐在蒲团上,手中一串佛珠,正反复的捻着。

沈月白坐在他对,银纹锦袍着身,一双总是诡媚的眸子此刻浮波黯沉,浑身的气质陡然一变。

“在下今日前来所问一事,还请大师指点迷津。”

僧人转动佛珠的手指不停,“百态之世原是苦海,看破红尘方为上岸,世子可还记得贫僧当初的谏言?”

沈月白默了半晌,淡淡道,“记得。”

“世子因梦境困扰半生,解铃还须系铃人,万法缘生,皆系缘分,世子无须执迷于此,凡事都有定数。”

“为何无须?命由己造,我可不信梦境惑业,虚幻之事不过满眼空花,又何来半生因果循环?”

沈月白望着他的目光忽幻明灭,僧人笑了笑,“人皆有欲,有欲故有求,求不得便生诸多因果,世子如今当局者迷,放下红尘之事浑忘一世相思,心结断悟,当得宿命。”

宿命?沈月白微敛了敛眸,“那大师不妨直言,我的宿命又是什么?仅凭一个梦,又何来因果业障一说?”

话语顿了顿,又才道,“况且,梦里那个人,我也从未见过。”

僧人闻言指腹反复摩擦着一颗佛珠,随即喟叹一声,“都是缘,也是孽,中燕之星,命格为煞,却也命中将有一劫,世子的运势与那位有缘人相辅相成,你的宿命便是成为她的渡数,渡她逢凶化吉。”

“大师可否告知,此人是谁?”

僧人摇了摇头,竖手应道,“阿弥陀佛,天机不可泄露。”

沈月白眉头紧锁,似在思索,半晌点头颔首,“多谢大师指点。”

心知问不出什么,他也没再多待,与僧人道别后便要离开禅院,刚走至门边,僧人状似有意无意的提醒着。

“大道三千,佛魔一念,一人为魔,一人为覆,那二人星运涅槃,世子半生自甘困囚,还望莫过执迷不悟,否极终身万苦。”

沈月白并未停留,衣角扫过门扉,僧人话落。

“她的命格,是叶后。”

待到沈月白走远,僧人目光停在他对面的蒲团上,微微笑了,又继续着转动佛珠。

“还有一位客。”

群山连亘,白云弥漫,玄真寺矗立在苍山之中,直冲云霄,山下翠竹成荫。

置身青山碧竹的男子行走间诗意盎然气韵曼生,那人神情宁静,似隔绝在七分俗尘。

而尽头长阶处的锦衣男子迎面走来,再见到不远处的人时,沉凝的目光转瞬慵滟。

两人于这蜿蜒山径狭路相逢,谁也没有露出一丝惊异之色。

从容自若的两人皆都将步履放慢,闲庭信步,犹在逛世外桃源,在距离几步之远时都默契的停下。

另一人靠着竹杆斜斜半倚,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折扇,漫不经心的敲打在掌心。

随即勾唇一笑,瑰姿艳逸,“嗬,没想到在此能遇到少君大人,在下有礼了。”

话虽说得有礼,可那轻懒的姿态显然看对方极不顺眼。

青衫男子也丝毫不见怪,露出惯有的谦逊笑意,“玄真寺空智大师佛法精深安知天命,在下久闻其名故而特来拜访。”

说话间打量了沈月白一眼,“本以为楚王世子是不信佛神之人,倒没想到也会有此兴致来这玄真寺。”

“你倒是提醒了我,佛神之说一向荒诞无稽,什么观人过去知人未来,在本世子看来不过神棍惑世,北朝祭司局祸国殃民,我南朝玄真寺倒也快赶上人家谬悖如斯。”

他语气轻漫,看李扶卿的眼神也分外讥诮。

李扶卿天生涵养良好,面对莫名而来的敌意也很云淡风轻,“世子能有此番言论我等俗人实在望尘莫及,在下有要事在身,先行拜别。”

半倚在竹上的人低声一笑,笑声阴凉,在李扶卿抬步瞬间。

“据说七年前碧海云山一族一夜被屠,幕后之人至今逍遥法外,少君大人与云山关系匪浅,想来定是十分悲惋,在下不才,消息总是来得最慢,叶氏的命定皇后星落云山,命格为煞位呈中燕,却在那场屠杀中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实在是怪哉,怪哉。”

沈月白淡淡兴味的玩着折扇,姿态风流懒散,语气平常,斜挑的眼角暗隐森诡之光。

一阵凉风掠来,竹枝发出“飒飒”声响,簌簌而落的竹叶似承载了突如其来的暗流涌动坠在两人身周,骤停,却不落地,真气较劲。

李扶卿静默站立,衣襟淡飞,许久,他浅笑侧眸,身周气流一转,半空中坠停的落叶如万箭齐发对准沈月白。

“哦?我竟不知世子有如此闲心关心叶氏和云山的事,据我所知,七年前楚王府也发生过一件大事,楚王妃一代女杰遭人暗算死于非命,凶手现如今也还好端端的活着,世子每当午夜梦回时可还记得至亲之人死不瞑目的场景?”

霎时,竹林中落叶风涌云起,沈月白蓦然抬眸,深冷暗茫在眼底汹涌蛰伏,视线所经之处戾气重重,破空而出的尖锐直射向那温和细语却言辞直击痛处的李扶卿。

温文男子笑得更是谦谦有礼,一双眸子清澈如水,然散发的真气诡异又精深,没有任何招式的内力对敌,绝顶高手博弈,比的是无上真力,更是不为万物所控的心境。

而显然,沈月白无法释怀的心魔被攥在李扶卿手里,出其不意一击便是一招诛心。

两人目光相对,谁也不让谁,空气中隐约有断裂声响起,掩在翻飞涌动的落叶之下,轻微到细听才有所察觉。

此刻,李扶卿心平气和,一袭青衫粼粼,浅笑淡静的模样看不出一丝诡谲敌意。

他又道,“至亲之死却是至亲一手造成,连报仇雪恨都要进退两难,想必世子这些年过得也不是很如意,既如此,那些琐碎之事还是不要太操心,别一个不慎栽了进去想全身而退都不行。”

沈月白听到此本来冷怒的面色忽然一点点的收敛,突兀的又恢复成漫然,唇角牵动,笑了起来,和前两次不同,这次的笑藏刀带毒。

他指尖挑了挑折扇,若无其事般,弹指间便是一股微赤气劲铺开,紧接着冰丝簇血字字寒意迫人。

“你说得对,琐碎之事不过一摊浑水,少君大人在云山避了三年,淌进了这浑水之中不知能不能出得来,那个叫云焰的与少君你也算有一段情缘,如今是生是死无从得知,啧,可不遗憾?”

骤停于半空的如箭竹叶一刹碎成灰齑,那微赤直逼李扶卿,势如破竹之势,在距离青衫男子一尺之时,瞬间被那人周身罡气吞噬。

沈月白眸子微眯,兴味道,“少君果然神功盖世,李家独门的六虚圣经今日有幸一见还真是荣幸之至。”

四周渐渐平静,清幽的竹林笼上了一层细薄的灰气,李扶卿微冷的神情因朦胧而虚匿。

他不知道沈月白究竟查到了什么,但从方才他那番话来看有意无意试探的都是云山,或者是云焰,又或者是叶后命格。

当年云山之事如此隐密,他居然也能查到他和云焰的过往种种,并由此推断预言一说,虽然漏了云山被屠的始作俑者,但能在他和辜婴两个当事人之外将脉络摸索的如此细密,看来他以前真是低估了他。

话里话外都在试探,由此可见他并不知道君枳就是云焰,然他突然提起云焰也着实古怪。


李扶卿缓缓抬眼向山顶看了一眼,只是一瞬并没延展,“楚王府百年基业权宠盛隆,于朝堂之上各相争权也好暗搅风云也罢,有的事不该世子搅进来的就不要多管闲事,如此,沈家倒还能繁荣一世,相信世子是个聪明人,朝堂之争你虽一直并未表态,但楚王府可是与世子紧密牵连,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可别白白葬送沈氏赫赫王府一门”

话落,李扶卿没再停留与他擦肩而过,沈月白好以整暇的笑着,满不在乎,也在下一刻抬步向前走,折扇敲在手心中,悠哉哉道。

“好说。”

风声静歇,竹林中静谧雅致,依旧是入目的好风景,风景中两道如诗画的身影背道而驰。

青衫男子玲珑玉致,日光氤氲其间光海如练,随着他前行的步伐,竹枝摇摇欲响。

一袭锦纹长袍的男子步履不急不慢,唇边依旧挂着蛊惑人心的媚笑,然那笑皮相其外,却愈生毛骨悚然。

倏然,方才还幽静的竹林蓦地一阵闷声炸开,由两人驻足停留斗法的一处林园波及开来,阵阵断裂声不绝于耳,随即轰然断塌,惊起飞鸟之声,苍竹晃动锤砸在地,一片残枝狼藉。

而那漫步前行的两人谁都没有回过头,也浑身不沾半丝残垢。




夜里胭脂冷,眼前人不是心上人 夜里胭脂冷,眼前人不是心上人 古风文化 第6张



幽夜,月半成弦,雕梁画栋的楼宇屋檐间黑影一闪,身形快如闪电,几个纵身便已消失层层楼阑间。

皇城朝陵暗魅鬼影夜行,那人立于飞檐之巅,一袭玄色披风,整个人如融入在夜色中,身姿凝定,她视线定定的落在一处房苑里。

良久,袖底下的手一动,她看着手中的密纂,垂下的目光翻覆一瞬波澜,慢慢归于沉敛。

云袖挥动,闪着金属光炼的暗器随着那封密纂在夜里划开一道森凉的风声,破空而去。

房苑里的主人忽闻风声,正提笔的他猛然一顿,掌中真气窜出,被震开的门框上赫然一枚携带信物的金属刀镖。

屋外,月色辉映,只余风声,没有人影。

辜婴起身走至门边,望了望飞檐楼阑,漫天星光粼粼烟笼寒沙,再无其他。

他目光垂下,身影投射在门框,影子孤凉,昏黄的灯花漫越,他再次看了一眼,细碎的零星盛落在眼底,唇边一抹不像是笑的清寂。

他伸手取过门框上的暗器,展开密信,一直到看完都是不变的神情。

倒是那枚金属镖被他指腹一遍遍摩擦过,转而收紧在掌心。

夜里,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

“阿枳……”

沉黑的夜巷,风呼啸而过,四面屋舍毫无灯火,一身玄黑披风的女子行走在无人的小径,斑驳陆影映射黑风帽下那一抹如玉的白里。

女子面容姝娴淡隽,与浑身冷冽气息矛盾相融,明明看上去是娇弱闺秀,行走间寒气十足。

忽的一阵轻微狞笑,尖利刺耳,女子面色无常,衣袖下的手已经暗运内力。

头顶有衣袂声掠过,她脚步不停,眼睛却眯了眯。

月光透过缓慢移动的乌云若隐若现,云层罩住月色那一瞬间,一股凉意穿透身体,腥锈杀气从四面袭来。

几乎是同时,从身侧飞掷出的寒刃弯钩如恶鬼燎牙扑向她,她披风一卷,身形躲开,那道狰狞尖利的笑声又盘旋而来。

君枳看了看披风被抓破的裂口,嘴角微勾,越处境危险她笑得越温软。

“武林中声名赫赫的四大星罗竟如今也搅进这京城里来了,阁下暗夜伏杀不知又是为那位王侯贵公效命呢?”

尖笑声愈加张扬,四面墙壁鬼舞摇曳,有人影掠起,随即四道暗影围困在她前后左右。

绵长气息沉稳,可见四人内功高深,他们身着夜行衣,戴斗笠,配寒兵利器。

显然是要置她于死地,君枳心中狐疑,她与武林中人并无恩怨,这四人定是奉命而来,幕后之人动用江湖势力看来是不想让人猜出他的身份。

君枳笑了笑,“我的这条小命竟能请得诸位出手,还真是抬举。”

“神卫司的暗主大人我等可不敢小觑,小姑娘,怪只怪你活着坏了别人的事。”黑衣人手中闪着寒光的冷刃笼烈密集的杀气。

他们也不再多费唇舌,直接刀剑相向速战速决,四人齐齐上阵,君枳侧身避开,一柄长剑从她脸颊掠过,挑断一缕鬓发。

身影跃然飞起,四人紧随而至,以一敌四难免落入下风,再加上对方个个武功高强,若是单打独斗倒还有些胜算。

君枳一手凝聚真气,浑圆的光墙罩在身周,那四人皆变幻掌法向她攻来,气息相互冲击,掌法却被那道光墙反噬,四人心中一惊倏然撤手。

遥遥落下的身影着地,君枳面色凝然,披风猎猎而响,玄色和月牙白相衬,翻卷出奇异的妖冷。

那四人眼见女子温雅外表下武功狠,方才那一招诡异无比,竟生生的将他们的功力反噬回去,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想要置之死地而后生,果然是主人口中的心腹大患。

四人互相一个眼神,皆执起兵器冲锋而去,刀剑雷霆,其中一人尖锐笑声又“嘻嘻嘻”的响起,刀子刮过金器之声,弯勾冷刃迫在眼前。

君枳身形直退数丈之远,只见衣袂飘翻,云袖中飞出一缎白绫。

而黑暗中一处墙头,鬼魅浮动,一柄血红短弩,箭尖对准君枳的心口。

空气里顿时响起一道嗡鸣声,弩箭倏的射出,君枳反应警觉,刚要闪身避开,却被四人招式牵绊,来不及躲闪,只得身形后仰,弩箭“哧”的一声穿透肩胛。

就这受伤刹那,那四人看准时机掌力齐来,君枳闷哼一声,迎上招式去挡,却终是不及,身子被那掌力震飞了出去。

她看着闪淡的天际,若隐若现的月里,仿佛飘起了雪气,细碎而冰棱,层层叠叠,如那夜纷飞霜雪油纸伞下,邂逅了生命里最初的他。

此刻,她慢慢笑了一下。

在生死里忆起一个叫做辜婴的男子,耳边瑟瑟低吟。

我也曾,喜欢过一个人。

喜欢过一个人,终究,也只是我一人。

从肩胛蔓延的疼痛,直窜入五脏六腑,有凛冽刀声袭来,自知今晚难逃一死,她缓缓阖上眼帘,跳跃的透亮无声无息的化开,随即湮没于沉黯。

就在刀剑刺向她时,夜里华艳锦袍迎风如电,天地间光茫稀疏一变,那人,于星色掩映中瞬闪飘来。

他一手揽住君枳的腰,出手的掌力真气博大,持刃迎来的四人皆被那真气震伤。

那人揽着她飞出了楼宇之外,君枳身受重伤,无力的睁了睁眼,模糊的光华在眼前闪现,隐约看见那人眉心间胭脂红点一绽。


她唇动了动,细声唤,“沈月白……”

本以为那人不会应,揽在她腰间的手紧了紧,他垂下眸,可能是她的幻觉,竟在他眼里看到了紧张慌恐,那般与平常截然不同。

“你伤势很重,坚持一下,马上就到家。”

听他语气里的惶惶之音,想必他定是从哪处得知了她遇刺的险境,所以才在最危急时刻赶来救下她。

君枳靠在他肩上,想着从相识至今敌我分明的处境,除了勾心斗角假仁虚情再无任何别的情义。

于她而言终归是要与他势不两立,她也从未对他心存过一丝善意,但愿他也别手下留情。

眼底突然泛上潮湿的水汽,她再次抬眸望定他,于这无边风声里轻扯出幽明的笑意。

眼前人是她的敌人,却也是她的救命恩人。

正如那年,也有那么一个人施了这样的恩,从此藏在她心底,成了心上人。

正如此刻,她默默阖上眼眸,任痛楚钻入心脉,原来自己并没那么幸运,躲过了伏杀一击,弩箭上的毒想来还是会再要了她的命。

夜里胭脂冷,眼前人不是心上人 夜里胭脂冷,眼前人不是心上人 古风文化 第7张


未完待续


夜里胭脂冷,眼前人不是心上人 夜里胭脂冷,眼前人不是心上人 古风文化 第8张

不更叫

图源于网,侵歉删

夜里胭脂冷,眼前人不是心上人 夜里胭脂冷,眼前人不是心上人 古风文化 第9张


文属原创,禁止盗文

执笔/江雪左

夜里胭脂冷,眼前人不是心上人 夜里胭脂冷,眼前人不是心上人 古风文化 第10张


上章节请戳此帖: 【原创】情衷所至一场空,曾是兵刃抵咽喉

前续章节请翻旧帖【祸国不殃民,不负相思不负君】


夜里胭脂冷,眼前人不是心上人 夜里胭脂冷,眼前人不是心上人 古风文化 第11张


我不知道要废话些什么了,此刻敲击键盘的我一肚子无名之火,当然不是对你们,是对那些盗文的,把文搬到客户端以自己名义发表的,别跟我说是为了宣传我的文。


我好大的面子能被贵大佬您看中哦,您贵蹄子下的粉丝能分分钟把咱这个小人物拍飞到八百米开外的狗尾巴丛里哦。


咱怕死了,怕到手里八十米大刀一抖,砸下来把你砸出个nc了,您贵人整天诸事繁忙,咱找上门来还得被打入冷宫,稍稍有点福分的还能得到您贵指一点拉黑的荣宠。


您心中是不是还无比娇羞的说咱冷酷无情无理取闹,对,咱岂止冷酷无情无理取闹,咱还想膜拜贵大佬鹤立群的独骚。

盗文的女孩(男孩)都是上辈子折翼的天使,要好好珍惜好好膜拜,别等到失去后才明白你我有七世怨侣(七年之痒)的缘分,您和别人花前月下柒月执笔写春秋时,咱肝肠寸断总是时时刻刻想起您的容颜,哦不,是柒颜。


心中柔情无限,恨不得将您拉进怀里,您天真无辜的形象扮得深入人心一字一语对不起,咱好想怜婊惜玉您这磨人的小戏精。

可惜,咱这个小人物,满身渣渣怎配得上您金鸡百花戏后奖项,如此,倒也罢,怼你就怼你,还要挑日子吗!




上一篇:奈何桥旁撑伞过,红尘琐事无人说

下一篇:那些年 摩托情

版权声明

万水千山总是情,点波广告行不行!!!(~ ̄▽ ̄)~
本站搜罗佛山本土各种奇闻趣事、民生草根、美食资讯、旅游攻略的、风趣幽默之余不失风度!

喜欢0发布评论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 昵称(必填)
  • 邮箱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