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腕间疤】等到相约之人

碧瑶碧瑶 古风文化 2018-10-08 42240 0
    南巫族人自诞生那一刻,左手腕间便生有一块疤,人人不一。


    腕间疤自古与姻缘相关——南巫族人皆为上一世至爱降生。每一个南巫族族人,前世皆与另一人历经磨砺千险方许得来生。前世爱得撕心裂肺亦未得相守,上苍有情,恩允此生平定相守。南巫族因此长存。


    白初降生时,手腕间是道极深的刀痕,直逼脉络。


     同每一个南巫族人一样,自记事起,白初便知在等那样一个人。饶是彼时年幼,她并不知何为爱。


    依爹娘说,是这世间会有那样一个人,前生与她有诺,今世将来接她。


    想来许是爹娘那般罢。爹娘于祭天礼,两疤虚无红线相连指引,初次相识,却只余下喜极而泣。


    待到及笄礼,南巫族内,未有一人与白初腕间疤有何相应。


    南巫族族长再为同年及笄少女行祭天礼,白初依旧徒有疤痕,不得缘线,更未得感应。


    众人皆依着腕间疤,等到相约之人。


    而她,没有。


    祭天礼终止,她亦未曾等到。


    她史无记载地成为唯一一个祭天礼未等得许诺之人相识的人。


    白初想不出,自己既是有疤,南巫族内皆是共诺来生之人共同转世,同待及笄礼或是祭天礼的缘线相引或是感应,再次相识,得守一生。为何,只她,毫无结果?


    莫非,她的那人,遗弃了她吗?


    祭天坛至中,只余白初一人。族人绕了一圈又一圈,共跪天地,为白初祈愿。蹉跎一世,今生仍不得相守?何故投生南巫族!何故留下腕间疤!南巫族无此先例!


    族长立于祭天坛下,举祈杖领百众,铿锵有力指天相问:“我南巫族!古无遗下一人之说!若可得相守!望予指引!若不得相守!望予说法!”白初听着,目光所及,皆是为她祈愿的族人,虽是失落,但似乎……也并不凉薄。由是心定,朝天叩三拜,头叩地待那份指引。


    那是南巫族自古以来唯一一次满族祈愿求果,上天神坻需予一个说法。


【腕间疤】等到相约之人 【腕间疤】等到相约之人 古风文化 第1张
【腕间疤】等到相约之人 【腕间疤】等到相约之人 古风文化 第2张
【腕间疤】等到相约之人 【腕间疤】等到相约之人 古风文化 第3张
【腕间疤】等到相约之人 【腕间疤】等到相约之人 古风文化 第4张
【腕间疤】等到相约之人 【腕间疤】等到相约之人 古风文化 第5张

此一跪,满族跪了两天一夜。
    谁也不愿挪动半分,且不论族人不服上苍对白初遗落。还有众人的不甘,若有了白初的一,谁?又将成为下一个呢?
    族长声音已是沙哑,族人身心已是疲惫,白初前额已是磕破。
    上天终是予以结果。
    “阿白,若有来生,忘了我吧。”
    “为何?我不愿。不愿啊。”
    “阿白……听话,和我在一起……不可能,你看,到死,我都没能和你相守。”
    “那我随你而去,来生拼尽全力也要同你在一处。一世不行,那就十世,再不行,那就百世千世。我……”那声音尽是抽噎,断断续续:“我生生世世都要来烦你,不要……不要不要我……”
    “傻阿白。好……来生……”
    白初所闻,堪堪几句,泪无故崩下,抽泣着。
    腕间疤有些刺痛。自天际飘来一道红线落于疤处,若隐若现。举族沸腾间,白初哭着哭着便笑了。
    那道红线愈来愈近,突地散了。
    有那么一刻空白,族人蓦地定在原地,似乎一切都滞在了那一刻。


缘分太过微浅之事,上苍干得出。不然怎会有造化弄人一说。白初懵了,想抓住还有那么一丝的红线,却扑了一个空。红线散尽。
    那是怎样的一个人啊?
    白初只觉,这上苍给她开了个玩笑。投生南巫族,莫非只为告诉她,这世间唯她不可得姻缘?
    “我不服!我既生为南巫族族人,天道便认定前世姻缘有解!若非如此,那天道同我一介凡人开如此玩笑?何故拿南巫族满族期许为代价!”白初站起之时,众人的心提了一下。
    然而白初并非是怨天尤人,她很清楚,那并不会有何用处。她道:“我白初,许是不得天赐,那便由我自己去寻。”
    向族人叩两拜以示谢意。白初潇洒摔袖踏下祭天坛。
    许多年后,白初想起当时所为,心下尽是庆幸。当她最后一脚落至最后一阶梯时,身后传来细微一声:“阿白。”那声音与记忆重叠,宛如惊雷入耳。白初不知自己如何僵了手足,又如何奔上祭天坛中央,更又如何在那人怀中痛哭不已。
    在茫茫无果间,她很是怯怕,而今真真实实地抱住了眼前人,她才安定。


这颗心,终于有了归处。
    像极了久别重逢之感,心间闷疼闷疼的。她缓缓叫出了眼前人的名字:“顾瑜。我等你好久了。”
    “他们不让我下来。你方才摔袖离去,陛下方才恩许。阿白,和我在一起吧。永远。”顾瑜抹去白初额间伤,取出一颗丹药递与她。白初不曾片刻犹豫。
    南巫族破天荒飞升了一人。
    后来的故事三界尽知。有这样一对仙侣,历经多世方得相守。
    一切,便是由顾瑜下凡历劫为始。
    第一世,白初为贫家女,顾瑜为金玉身。顾瑜落难,与白初相识,情根种下。世事难料,白初终是因他,被人迫害致死。


第二世,她为千金命,他为山中僧。她自幼随父进寺祈福,垂暮于他,两情相悦。情深缘浅,她将嫁与他人,终割腕自尽。
    第三世,她为道姑子……
    ……
    第九世,她与他互生世仇之家,招两家追杀,终不得相守,他遭砍死,她割腕,随他一道而去。
    爱得太过沧桑,方感天地。白初降生落入南巫族。
    只因一世世,多以刀割腕自尽,腕间疤便是一道刀痕。
    终得的结果,是顾瑜一次次的请愿,白初一次次的叩拜,南巫族一次次的跪拜,一声声的质问换来的。
    顾瑜是仙,是天帝幼孙,天帝怎能应允?南巫族求来天命指引那一刻,顾瑜仍旧被诸天神坻拦下了。直至白初甩袖要走,顾瑜以散尽一身修为为胁,方换得仙丹一颗。
    她一世世本该长命,却又因他而早死。
    谁也未曾负过谁的真心。才换来往后的永恒。
    顾瑜说永远在一起吧。
    白初吞了丹药答他:“好,永远。”

上一篇:滨江湿地公园绿道徒步活动第1期(13号)

下一篇:寻找佛山最美的餐厅老板娘,这些老板娘长得真不赖~

版权声明

万水千山总是情,点波广告行不行!!!(~ ̄▽ ̄)~
本站搜罗佛山本土各种奇闻趣事、民生草根、美食资讯、旅游攻略的、风趣幽默之余不失风度!

喜欢0发布评论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 昵称(必填)
  • 邮箱
  • 网址